等你准备好了,我就陪你去冒险。

一段儿。

      夏天快要结束了。星期六的上午,步行街上的唯一一家电影院买进了新的好莱坞大片,王晰跟房东先生借来他新买的大自行车,载着高杨,“吱呀吱呀”地上了路。

       步行街离公寓不远,骑车只有十五分钟的路程,午后的阳光让空气燥热起来,高杨坐在后座,一只手遮起眼睛,另一只胳膊搭在王晰的腰上。他比前段时间又瘦了不少,腰细到年轻人几乎只用一只胳膊就能圈住,这样的速度让高杨担心,变着花样在外面小摊买散食点心,再挨个儿拿回来让他尝味道。那份暗戳戳的心思他怎么会不知道,......

以后杨晰写这里。。算是个我的小星球。


【南北双一/16:00】拼图

上一棒@临渊 

谢谢老师带我玩

祝两位先生和大家情人节快乐。

“少年眼里清澈明亮,像阳光下欢快的溪流,给他的的夏天带来透明凉意。”

“更深处的迷雾叫他看不清,贤者说,那是拼图碎片,是秘密。”


     1.

      收去考卷后走出教室,紧张漫长的期末月终于结束,张超迎来大学生涯的第一个暑假。一想到自己早就做好的吃喝玩乐计划即将实现,他的脚步简直要带起风来。进站、等待、放行李、列车开动,当天晚上就到了家。...


船一船

都是稿子。

讨个彩头

偶尔会放一点我的奇妙脑洞子,后续随缘。

狐狸超x?蔡

总之不会是将军,虽然看起来像。


起先方书剑看着缠在他指尖的那块勾玉,叹了口气,说“你没必要这样的。”

“蔡将军死了已有几百余年,他的几次转世你不是都亲自去接触了吗?”

“已经够了,张超。就是报恩也算仁至义尽了。”探寻的目光从身上扫过,张超不确定他是否已经得到确凿的证据。

“还是说你在期待什么?你指望着他还魂吗?”

怎么会,张超心说。

八百年前的蔡程昱是死了,轮回了,又不是和他一样借了魂火就能重返人间。生死无常,妖怪比人要明晰的多,也淡然的多。

至于他这么执着,做这和人类一样顽固又愚蠢的举动,或许真的是在最初短短的几个春...

【12:00|南北双一】总有故人来

简单,又挺黏糊的故事。

祝大家除夕快乐,长乐安康。


你见过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吗。

没见过,黄子弘凡想,倒是见过凌晨四点的上海。这个时间,方书剑和梁朋杰还在睡梦中,他自己只穿了毛衣和一件夹克,杵在寒风里目送张超去机场。

腿上套了一件运动裤,还不加绒,冻得直哆嗦。

反常的不是张超凌晨四点要去机场,而是张超这个点去机场居然不是和蔡程昱一起。

“哥,你这是干嘛?离家出走啊?”

“我回家过年。”张超左手拎着行李箱,右手提着四个正红色的袋子,口罩挡着看不清表情。

“啊?”黄子弘凡大惊,“回家过年你不叫蔡程昱?不对蔡程昱不跟你回山东?你俩...吵架了吗这是?”

“我俩的事情你就别管了...

【13:00|冰咖啡】暂无

第十三杯夏日冰饮已经来临,伴侣和糖包皆有准备,请二位慢用。

上一杯冰饮 @茗叶玖清 


作家超 x 摄影师蔡

祝大家七夕愉快。


张超在最后一秒拉开了视线,避过对面男人投过来的目光。

屏幕中的文档干干净净,只有一个题目而已。

四周静悄悄,角落里猫爬架上的动物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,在无趣的氛围中又沉沉睡去。

他要在今天将这个故事结束。


张超在一个月前走进了这家咖啡店。

本来是新作品的筹备期,又苦于没有灵感,他决定找一个地方坐下来慢慢琢磨。在此之前的作品都是快节奏,像是已在弦上的箭,读起来令人热血沸腾,写起来却十分煎熬,一直是紧绷...

【南北双一】不甜不苦 中

笨蛋竹马文学。

可能含龚方。

他们美好我能力有限,大家看个乐呵。

我谢谢你,天要亮了,我写不完了。


2.

“夏天。又是夏天。”

“我们的故事像是从夏天开始了似的。”

“其实是每一个四季。只是这样的关系太微妙了,只有在绿荫和蝉鸣中,在热烈的阳光下和少年人暗怀心事的悸动中才会肆意生长。”


“蔡蔡,今年暑假我爸妈要去外省出差,你有什么安排?”

“先修高二的课程,但是在那之前我要好好玩几天!”蔡程昱放下手中的课本,伸了个懒腰,“政史地搞得人脑细胞要死掉了——”

“您是干这个的——”张超怪声怪调地学这句话,惹得蔡程昱一阵狂笑。

“方方说他和子棋要去迪士尼诶,问我们去不去...

我家滴审神者!也有现世的线!

是个容易害羞的温柔孩子

© 喻棠 | Powered by LOFTER